版權服務如何促進文化金融落地

作者:www.gxuy.top來源:包頭商標注冊時間:2018年05月28日人氣:文章屬性: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金融機構主動開拓文化產業市場,創新文化金融服務,為版權產業發展提供有力的資金支持。2017年,中國版權保護中心(以下簡稱“版權保護中心”)以影視企業為突破口,針對文化企業實際需求將版權服務延伸至文化金融領域,推出的“版融寶”業務在試點階段就已搭建起文化企業與金融機構之間行之有效的信貸融資橋梁,其以版權質押融資與文化金融結合的服務模式取得了市場認可,并獲得業界的良好反響。

 

  文化產業增加值與企業融資需求不匹配

 

  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2016年我國文化產業增加值約為3萬億元,但無形資產涉及版權質押融資主債不到30億元,文化企業通過其核心資產——版權資產實現債權融資解決資金需求的數量與產業發展速度存在較明顯差距。

 

  由于版權質押融資相對于固定資產抵押融資風險更大,影視、音樂、戲劇、游戲等文化企業通過版權出質獲得銀行信貸的數量和規模普遍不大,金融和擔保機構對此也持審慎和理性的態度。版權保護中心版權產業研究部主任馬力海表示,很多企業難以通過版權質押實現融資和批量化的交易,其根本問題在于權威公開市場陷空白,以及版權交易規則的零散、樞紐型文化金融機構的真空,使得版權價值評估難、不良資產管理及處置難度大,最終導致債權融資裹足不前。

 

  “而這并非是唯一原因,經過調研,目前復雜的版權質押融資業務流程造成的不確定成本,也是制約版權質押融資常態化開展的另一個主要原因。例如,一家企業希望通過質押版權進行貸款,銀行、擔保等金融機構的審核和辦理各種手續的時間就長達半年多,線性流程使得企業寧可接受15%、20%甚至更高的融資成本,而選擇其他更為快速和高效的融資方式。”馬力海介紹。

 

  諸多大中型文化、科技企業提出了強烈間接融資需求,但也存在對融資時限和成本的擔憂。作為國內唯一的質權登記機構,版權保護中心憑借多年來全流程版權服務的積累和用戶反饋總結,使其能夠較為精準地鎖定調研和了解對象情況,協調銀行、擔保、評估機構改善行業務流程,利用社會資本、金融的力量來扶持文化產業發展。基于此,版權保護中心版權產業研究部研發了“版融寶”,提高了文化企業以版權資產為標的物的質押融資成功率和速度,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金融機構的客戶流失風險,實現了版權行業實際需求與金融服務的深度融合。

 

  創新融資模式提高文化企業版權融資成功率

 

  對于文化企業而言,常見的融資方式主要分為直接融資和間接融資。“除直接融資和間接融資外,還有其他相對靈活解決資金需求的方式,例如融資租賃,但融資租賃也存在成本較高的問題。所以在實際開展業務時,我們會根據企業的情況做出綜合方案,版權質押與其他融資方式組合是‘版融寶’的業務特點,其中‘版權+應收賬款’等的組合抵質押方式是‘版融寶’業務主要的形式之一,另外也有采取了‘版權質押+版權融資租賃’的業務組合形式。”負責“版融寶”業務具體操作的版權保護中心版權代理部副主任陳雨佳介紹。

 

  陳雨佳指出,在間接融資中主要采用銀行開設的業務門類,如信用貸、保證貸、抵押貸、質押貸、反擔保引入和融資租賃。“版融寶”的特點在于不采取單一貸款方式去處理業務。“文化企業一般屬于知識產權密集、輕資產型的機構,特點是版權資產量大,版權資產價值不確定性強,對銀行和擔保機構而言風險性較大,我們要做的是綜合考慮企業及業務優勢,篩選合理的版權融資組合方案,既為客戶服務,又為合作方過濾出有效信息,使融資安排更科學合理。”陳雨佳表示。

 

  在各種融資方式中,文化企業可以采用信用貸的方式獲得銀行資金,但這種方式更多的要求企業有良好的經營記錄,比如該企業前期在各種工作領域已經跟銀行建立了良好合作關系,銀行了解該企業基本經營能力和回款能力。保證貸則是要求引入第三方擔保人或機構承擔風險,這種方式同樣需要企業自有資金和資產狀況良好,能夠取信于擔保人,證明企業有能力還貸。

 

  “現在更多的方式是反擔保引入,通過引入第三方擔保機構,減輕銀行方面所需要承擔的風險,并使用企業自有版權資產及其他資產組合對擔保機構進行反擔保。如果企業不能還貸,專業文化類擔保機構可以對企業反擔保的版權資產進行處置。這樣風險的承擔將從銀行端轉移到擔保公司,因此擔保公司會對企業實際償還能力及版權質押物做很嚴格的判斷。”陳雨佳說。

 

  此外,融資租賃也是“版融寶”服務內容的一個組成部分,融資租賃和版權質押有本質性區別。“版權資產是文化企業的資產核心組成,質押和融資租賃的本質區別在于這一核心資產所有權在誰手中。版權融資租賃業務要求版權資產的所有權由企業轉移到融資租賃公司手中,因此對于企業運營而言,版權質押貸和融資租賃是兩種完全不同的融資方式,在‘版融寶’業務中,會根據企業的實際用款需求和經營方式做出相應的融資計劃。”陳雨佳表示。

 

  “版融寶”的推出,一方面創新了質押融資方式,通過專業服務使金融機構和文化企業的接洽和融合更為順暢有效。另一方面,通過科學合理的設計融資方案,提高版權質押融資比例,使得版權服務真正起到促進文化金融發展的作用,并將貸款周期從原來的6個月至8個月縮短到兩個月,將綜合融資成本降低到6%至8%。

 

  聯手首都金融機構建立常態化信貸機制

 

  在文化企業的融資過程中,“版融寶”通過怎樣的方式滿足客戶要求?馬力海表示,“版融寶”業務需要文化企業、版權保護中心、評估機構、擔保機構和銀行幾個主體共同參與。“版融寶”的業務設計希望整合所有相關機構,搭建統一平臺,整體服務于文化企業,總體來說企業只需要提供相關信息,其余工作由版權保護中心聯合評估、擔保和銀行機構完成業務對接。

 

  “版融寶”業務初始階段,版權保護中心會根據銀行提供的門檻和結構模式對企業進行初步篩選,并與符合條件的企業進行溝通,幫助企業制定資產質押抵押包,對融資計劃做出初步測算。由于銀行一般都傾向于引入第三方擔保機構來對自己的風險性進行化解,因此,在業務流程設計上會直接引入擔保機構。

 

  版權保護中心會對企業的抵押、質押物進行梳理,了解企業哪部分版權可以做出質,將版權實際情況跟銀行、擔保做充分的溝通,與此同時,與企業的前期溝通結果匯總給銀行與擔保公司,如相關應收賬款、一部分的股權和房產等,在同企業做前期溝通的基礎上再與銀行、擔保做溝通。同時,對抵押、質押物做出價值評估,評估完成后再與企業信貸需求匹配,確定最終的方案和抵、質押物。

 

  “我們的角色更多的是服務于銀行、擔保機構,幫他們選取更合適的抵、質押物,業務中盡職調查的部分會分兩個區塊同時進行,要求企業準備出質物版權相關材料和銀行及擔保的相關財務材料。”陳雨佳說。

 

  據記者了解,當前與版權保護中心合作形成成功案例的銀行有兩家,一是中國工商銀行(以下簡稱“工行”)珠市口支行,二是北京銀行。擔保機構有一家——北京市文化科技融資擔保有限公司。“與北京銀行的合作比較靈活,他們的創新能力較強,我們之間的溝通也較順暢,審批速度快;而工行優勢是利率低,每年支持文化企業的額度較大,政策支持力度比較大。這也是我們選擇這兩家銀行的主要原因。”馬力海說。

 

  對于和銀行及擔保機構合作,馬力海坦言,目前合作還是很默契的,但仍存在一定的問題,如業務過程中質押物的變化,項目啟動之初企業所承諾能夠出具的版權資產在經過實際核查后發現與描述狀態不符,甚至發生版權資產權利有瑕疵而不能出質的情況。此外,也存在版權資產質押包中其他捆綁抵、質押物,如應收賬款和預期有出入的問題,但在溝通過程中基本都能解決。而在與擔保方的合作過程中問題會多一些,“我們做版權質押,希望在質押包中版權的部分多占一些比例,但金融機構給出的版權質押率一般較低。此外,版權質押是一個新的領域,因此在風控方面要求較高,需要有一個慢慢適應的過程。”

 

  因地制宜 為文化企業選擇合適的融資方式

 

  “版融寶”運作初期,版權保護中心從已辦理過版權登記的企業中篩選,選擇單一作品、權利價值標的較高,而且銀行初步認可的影視企業作為試點。

 

  北京某中型文化企業是“版融寶”試點實際落地成功的一家。該企業有一部分固定資產融資,但不希望提高固定資產融資比例,而是希望將儲備量豐富的版權實際運用起來。作為“版融寶”業務開展的試點,版權保護中心對企業基本情況、實際版權情況和財務基本情況進行了解,并做出分類,“我們認為,該企業比較適配于銀行和擔保機構對于質押融資主體的要求,并且從企業需求出發適宜采取貸款融資,因此沒有再引向非銀行類金融渠道,我們會為企業找到合適的融資方式。”陳雨佳說。

 

  一方面,由于該企業自己的持股形式比較多樣,股東不希望再進一步稀釋自身的股權,這也是很多文化企業從股權融資轉向債權融資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該企業也看重總體較低的融資成本,“綜合融資成本不是單指銀行利率上浮的問題,也包括相關機構如擔保、評估等業務主體涉及的相關費用。該企業希望通過版權質押融資增加與金融機構間的交易記錄,與擁有文化政策優勢的金融機構建立起信任關系,在現有政策基礎上爭取文化產業相關的融資補貼政策。”陳雨佳介紹。

 

  在企業對接的過程中,銀行和擔保機構會審查企業相關資信情況、借款用途、償還能力、經營情況,包括企業股東構成以及其他業務上的相關關系。由于北京文化金融環境相對較好,從銀行和擔保角度更多考量的還是企業還款能力,因此在對企業總體情況和具體項目會做比較細致的審查,其次才是考量在不能還款情況下的處置問題。

 

  北京某動漫影視企業是“版融寶”業務中另一成功案例。在該案例中,最終使用的質押物包括拍攝完成的影視劇作品的版權以及劇本的版權。“我們與擔保方進行了深入溝通,劇本方面選取了有計劃在近期即將開拍的完整劇本的版權,共同質押的還有外購影視IP的改編權。此外,還有兩個方面是銀行和擔保機構更看重的,即已經拍攝完成作品的預期收益,包括電視臺、影視互聯網平臺如優酷、騰訊、愛奇藝的應收賬款等。這一案例就是將上述的抵、質押內容共同打包形成標的物組合,最終實現融資。”陳雨佳介紹。

 

  在整個質押過程中,在版權保護方面還有風控三重門:版權登記、版權查詢、質押登記。版權登記是初步證明文件,起確權作用,質押登記進行之前會對質押物進行版權質押查詢,查詢的目的是幫助銀行和擔保機構了解版權的權利狀態是否完整。“也就是說,是不是存在已經質押給某銀行的同時,企業還在用同一個版權去其他銀行進行貸款。確認版權查詢結果沒有問題后簽訂貸款協議和擔保協議共同做質權登記,登記完成時質權即刻生效。這些材料是三個步驟中必不可少的,‘版融寶’通過專業服務和科學設計工作流程,協助合作方擔保和銀行機構控制出質物風險。”陳雨佳介紹。

 

  積累成功經驗 深化業務布局

 

  由于目前各地銀行的情況不同,配套的金融政策不同,開展業務的基礎也不同,馬力海表示,未來“版融寶”將進一步服務于文化企業,主要開展以下工作:

 

  2017年試點工作集中在北京開展,隨著版權保護中心業務布局的拓展,包括2016、2017年陸續在成都、上海、深圳等地都有版權登記大廳落地,在開展傳統版權登記業務之余,當地的企業和園區也希望為業界提供更多的服務,在北京積累的成功經驗、探索出的工作模式今年將在上述地區進行推廣。

 

  同時,“版融寶”還將拓寬業務領域。在馬力海看來,版權分很多門類,音樂、影視、游戲、計算機軟件等,目前做的成功案例主要是在影視領域,未來會從電視劇拓展到電影、網制網播,包括網劇、網大和線上綜藝以及游戲、動漫周邊衍生品。“我們反饋的也是擔保、評估、銀行等機構的意見,希望先做單一作品標的較大、收益較高的領域。”

 

  而對于合作機構,他們希望可以和更多地方政府服務平臺、園區管理機構、法律事務所等進行不同領域和維度的業務交流,比如能夠在園區配套政策和金融扶持上有所傾斜。同時,希望同更多的金融機構、擔保機構和知識產權服務機構在版權服務促進文化金融方面增加合作。2018年版權服務文化金融會把模式推廣作為一個重點工作,促進文化企業和金融企業共同成長。(馬霞 裴秋菊)

招财鞭炮脚本
彩票能中奖吗 时时彩技巧软件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麻将斗地主棋牌 江西快三计划手机软件 浙江11选5中奖技巧 极速安全vnp在哪下载 大学商铺赚钱吗 中国人体艺术模特照片 当支书要这样赚钱 夜客2 大胆人体艺术网 甘肃快3开奖结果 2018年开美容院赚钱吗 浩博最新官网 北京11选5开奖号码